您好,欢迎光临湖南文艺出版社!
收藏本站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网上书城 > 文学 > 原创文学 > 大清相国(中央国家机关“强素质·做表率”读书活动推荐图书!鲁迅文学奖获奖得主作品!)

还可以在哪儿买这本书?

浏览记录

大清相国(中央国家机关“强素质·做表率”读书活动推荐图书!鲁迅文学奖获奖得主作品!)
大清相国(中央国家机关“强素质·做表率”读书活动推荐图书!鲁迅文学奖获奖得主作品!)
分享道
浏览次数:10468
  • 价  格:¥28.5
  • 定  价:¥38.0   折扣:7.5折
  • 顾客评分: 
  • 作者:王跃文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 图书书号/ISBN:9787540456023
  • 出版日期:2012-7-1
  • 开本:16开
  • 图书装订:平装
  • 版次:1
  • 字数:480000
  • 我要买:
  •  
编辑推荐

 


★著名作家王跃文授予湖南文艺出版社的唯一、排他权威版本。
★讲述一代名相陈廷敬铁腕治吏故事。康熙一朝五十多年政政坛名臣,演绎“等、稳、忍、狠、隐”的政坛韬略。
★凤凰网、腾讯、新浪、网易、搜狐等各大门户网站及媒体竞相报道,讲述一代名相陈廷敬行走政坛五十余年生涯,体现他揭时弊、倡清廉、恤百姓,充满着济世救民的理想主义情怀。


 

内容推荐

长篇历史小说《大清相国》塑造了以陈廷敬为主要代表的大臣群相,反映了一个特定历史境遇中官场人物的人格、道德和行为的艰难选择,再现出三百多年前的官场风云。
小说着重刻画了清代名相陈廷敬曾这个历史人物,陈廷敬原名陈敬,二十一岁中进士,因同科进士中有两个陈敬,顺治皇帝给他赐名廷敬,从此声名鹊起士林。他从晋身官场之日起,就同后来权倾天下的明珠、索额图恩怨难断,又遭遇徐乾学、高士奇等康熙心腹的明争暗斗。君王如虎,同僚似狼。陈廷敬如履薄冰半辈子,慢慢悟透官场秘诀,终于建功立业,名垂青史。他入仕五十三年,历任康熙帝师,工、吏、户、刑四部尚书,至文渊阁大学士、《康熙字典》总修官等职,最后老死相位。
康熙朝名臣辈出,那时候的官场关系复杂,几乎没有人能独善其身,为何唯陈廷敬为官善始善终?带着这样的疑问,作者王跃文查阅了大量史料,终成《大清相国》。究其原因,可总结为以下几句话:清官多酷,陈廷敬是清官,却宅心仁厚;好官多庸,陈廷敬是好官,却精明强干;能官多专,陈廷敬是能官,却从善如流。

作者简介

王跃文,当代作家,湖南溆浦人。1989年开始文学创作,出版有长篇小说《国画》《梅次故事》《苍黄》等六部,中短篇小说若干,2012年经过王跃文重新修订、补充、完善,在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有“王跃文作品典藏版”系列图书。王跃文曾获湖南省青年文学奖,现为湖南省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

媒体评论

王跃文表示,他也知道书中陈廷敬的形象已经影响到不少公职人员。“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这在王跃文看来,历史有很多惊人的相似之处:“比如,康熙初年,金融秩序很混乱,康熙任命陈廷敬"督理钱法",用今天的话就是整顿金融秩序、理顺货币关系。再比如,后人所称的"康乾盛世",在康熙中叶后,国家逐渐富裕起来,社会的奢靡之风开始盛行,陈廷敬就提出整顿礼仪制度的建议,得到皇帝赞誉。”摘自《第一财经日报》(2013年12月13日)


 


 

阅读《大清相国》。如今,这本以清代名臣陈廷敬为主角的著作在一些网购平台上已然售罄断货。
“陈廷敬的主要功绩之一是整顿吏治,他个人很刚正和清廉,处理案件铁面无私,同时很注重策略。”《大清相国》作者王跃文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总体而言,就是自身过硬,对待问题也敢于碰硬。”

 这样的畅销传奇早已不是第一次,高层荐书于领导干部和普通公众而言也不再陌生。不久前,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曲阜市考察时表示要仔细看看的两本书《孔子家语通解》和《论语诠解》“一夜畅销”。
加印《大清相国》
事实上,《大清相国》属于“焕发又一春”。
王跃文称,2007年该书出版后不久,北京的一家媒体曾报道过王岐山推荐此书的内容,此番已经是旧事重提,“当时出版社想借效应来炒作,我还制止了。”
不过,即便没有出版社炒作,这本书还是相当畅销。王跃文透露,此书前后历经4个版本,总共发行超过40万册。
如果以单本20多元的价格计算,此书码洋已达千万元。
《大清相国》写的是陈廷敬在特定的历史境遇中在官场上所作的人格、道德和行为的艰难选择。“清官多酷,陈廷敬是清官,却宅心仁厚;好官多庸,陈廷敬是好官,却精明强干;能官多专,陈廷敬是能官,却从善如流;德官多懦,陈廷敬是德官,却不乏铁腕。”王跃文这样评价陈廷敬。
王跃文表示,他也知道书中陈廷敬的形象已经影响到不少公职人员。“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这在王跃文看来,历史有很多惊人的相似之处:“比如,康熙初年,金融秩序很混乱,康熙任命陈廷敬"督理钱法",用今天的话就是整顿金融秩序、理顺货币关系。再比如,后人所称的"康乾盛世",在康熙中叶后,国家逐渐富裕起来,社会的奢靡之风开始盛行,陈廷敬就提出整顿礼仪制度的建议,得到皇帝赞誉。”
该书的最新版本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该社副社长龚湘海对本报记者分析说,这本书之所以畅销,首先肯定是作品本身的文学品质不错;其次在选材上,陈廷敬这个人物有特色,50多年行走官场,并在高位上善始善终;第三,这本书对当代人的从政、做事、做人都有借鉴作用。
“尽管新的时代对官员都有新的要求,但在历史中仍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可以让我们发掘、吸收。”王跃文说。
领导人书缘
新中国建立以来,爱书、荐书的领导人不胜枚举,尤其是毛泽东,爱书如命,多年居住的中南海丰泽园内就有菊香书屋,其藏书之多、读书之勤、荐书之广世所罕见。邓小平也是酷爱读书,除了传统经典著作外,他喜欢阅读的书还包括新派武侠小说,像古龙、金庸和梁羽生的都看。

  曾担任《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责任编辑的周志兴就说过一个故事,有次他看到一张邓小平灯下读书的照片,于是询问摄影师老爷子那时看的是什么书,摄影师给的答案是古龙小说。

  近些年,大量经世济民的书籍引发外界的关注。比如,最近出版的《温家宝谈教育》一书中,温家宝多次讲话中提到和推荐的书就有一二十本,其中不乏中国古代经典,比如《尚书》、《论语》等,也有不少外国著作,比如亚当斯密的《道德情操论》、《国富论》,温家宝还把《沉思录》选作了他天天都会读的著作。

  领导干部爱书、荐书,这样的学习氛围自上而下地推进、日益浓厚。从2010年2月开始,中宣部理论局、中组部干部教育局和各个地方陆续向党员干部推荐学习书目,其中,中央直属机关推荐书目中既有传统经典著作,也有《中国大趋势》、《大国软实力》等介绍世情国情的书籍。
作者:田享华 秦夕雅 王乙伊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顺治十四年秋月,太原城里比平常热闹。丁酉乡试刚过,读书人多没回家,守在城里眼巴巴儿等着发榜。圣贤书统统抛却脑后了,好好儿自在几日。歌楼,酒肆,茶坊,尽是读书人,仙裾羽扇,风流倜傥。要么就去拜晋祠、登龙山,寻僧访道,诗酒唱和,好不快活。文庙正门外往东半里地儿,有家青云客栈,里头住着位读书人,唤作陈敬,山西泽州人氏,年方二十。只有他很少出门,喜欢待在客栈后庭,终日读书抚琴,自个儿消闲。他那把仲尼琴是终日不离手的。后庭有棵古槐,树高干云。每日清晨,家佣大顺不管别的,先抱出仲尼琴,放在古槐下的石桌上。陈敬却已梳洗停当,正在庭中朗声读书。掌柜的起得早,他先是听得陈敬读书,过会就听到琴声了。他好生好奇,别人出了秋闱,好比驴子卸了磨,早四处打滚去了。那外头喝酒的、斗鸡的、逛窑子的,哪里少得了读书人!只有这位陈公子,天天待在客栈,不是子日诗云,就是高山流水。大顺不过十三岁,毕竟玩性大。每日吃过早饭,见少爷开始读书抚琴,就溜出去闲逛。他总好往人多的地方凑,哪里斗鸡,哪里说书,哪里吵架,他都要钻进去看看。玩着玩着就忘了时光,突然想着天不早了,才飞跑着同客栈去。大顺见少爷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就把听到的见到的都说来听。这日大顺出门没多久,飞快地跑了回来,顾不得规矩,高声叫喊道:“少爷,中了中了,您中了。” 陈敬琴声戛然而止,回头问道:“第几名?” 大顺摸摸脑袋,说:“几名?我没数。”陈敬忽地站了起来:“没数?肯定就不是第一了!”大顺说:“少爷,能中举人就了不起了啊,哪能都中第一名!”。陈敬复又坐下,低头良久。他想自己顺治八年应童子试,考入潞安州学,中的可是第一名。那年陈敬才十四岁。他是同父亲一起赴考,父亲却落了榜。他自小是父亲发的蒙,考试起来竟然父不如子。父亲虽觉脸上无光,却总喜欢把这事儿当段佳话同人说起。不几年,陈敬的名字便传遍三晋,士林皆知。大顺就像自己做错了事,不敢多说,一边儿垂手站着。大顺十岁那年就跟着少爷了,知道少爷不爱多话,也看不出他的脾气。可大顺就是怕他,说话办事甚是小心。陈敬突然起身往外走,也不吩咐半句。大顺连忙把古琴送进客房,出门追上陈敬,低头跟在后面。文庙外的八字墙上,正是贴榜处,围了好多人,闹哄哄的。榜下站着两位带刀兵丁,面呆眼直,像两尊泥菩萨。陈敬走上前去,听几个落榜士子正发牢骚,说是考官收了银子,酒囊饭袋都中举了,孑L庙变成了财神庙。几位读书人撸袖挥拳,嚷着要见考官。陈敬并不认得他们,就顾不得打招呼,只从头到尾寻找自己的名字。他终于看见自己的名字了,排在第二十八位。抬眼再看看榜首,头名解元名叫朱锡贵,便故意问道:“朱锡贵?我可是久仰他的大名了!”原来士子们都知道,今年应试的有位朱锡贵,曾把“贵”字上头写成“虫”字,大家背地里都叫他朱锡虫。这个笑话早就在士林中间传开了,谁都不把这姓朱的当回事儿,只道他是陪考来的。哪知他竟然中了解元!正是这时,一位富家公子打马而来,得意洋洋地看了眼皇榜,歪着脑袋环顾左右,然后瞟着陈敬:“在下朱锡贵,忝列乡试头名,谓之解元,得罪各位了!”陈敬抬头看看,问:“你就是那个连名字都不会写的朱锡贵?”不等陈敬再说下去,早有人说话了:“朱锡虫居然是乡试头名解元!咱们山西人好光彩呀!” 陈敬哼哼鼻子,说:“您这条虫可真肥呀!”朱锡贵似乎并不生气,笑着问道:“您哪位?” 陈敬拱手道:“在下泽州陈敬!”朱锡贵又是冷笑,说:“陈敬?待在下看看。哈,您可差点儿就名落孙山了,还敢在本解元面前说话呀?” 陈敬忿然道:“朱锡虫,你脸皮可真厚!”朱锡贵哈哈大笑,说:“老子今儿起,朱锡虫变成朱锡龙了!” 陈敬说道:“朱锡虫,你也成了举人,天下就没有读书人了!”朱锡贵突然面色凶狠起来:“陈敬,你敢侮辱解元?我今日要教你规矩!”朱锡贵扬起马鞭就要打人。大顺眼疾手快,一把揪住朱锡贵,把他从马上拉了下来。大顺虽说人小,可他动作麻利,朱锡贵又猝不及防,竟摔得哎哟喧天。众士子趁乱解气,都涌向朱锡贵。朱锡贵也是跟了人来的,无奈人多势众,只急得围着人群转圈儿。榜下那两尊泥菩萨登时活了,想上前劝解,却近不了身!大顺机灵,见场面混乱,拉着陈敬慢慢挤了出来。突然,听得啪的一声,一个香瓜砸在了皇榜上。有这香瓜开了头,石头、土块雨点般砸向皇榜。没多久,皇榜上就见不着一个整字儿了。一个石子弹了回来,正中陈敬肩头。大顺忙拉了陈敬往外走,说:“少爷,我们回去算了,小心砸着脑袋!”陈敬越想越憋气,回了客栈嚷着叫大顺收拾行李,今儿就回家去。大顺说行李可以收拾,要走还是明儿走,还得去雇马车。陈敬忿恨难填,脑子里老是那几个考官的影子。开考之前,几位考官大人,全是京城来的,坐着敞盖大轿游街,众士子夹道参拜。此乃古制,甚是庄重。有位不读书人晓事,居然上前投帖,被考官喝退。见此光景,读书人都说考官个个铁面,不怕谁去钻营了。哪知到头来是这等分晓?过了多时,忽听客栈外头人声鼎沸,掌柜的过来说:“如今这读书人不像话了,真不像话了!”陈敬不问究竟,自己跑到街上去看。原来是些读书人抬着孔子圣像游街,那圣像竟然穿着财神爷戏服!“往后我们不拜孔圣人,只拜财神爷啦!读书有个屁用!多挣银子,还怕不中举人?”读书人叫喊着,不停地挥着拳头。街道两旁站满了看热闹的,都是目瞪口呆的样子。一位老者哭喊着:“作孽呀,你们不能如此荒唐,要遭报应的呀!”陈敬知道此事非同儿戏,上前拉着位熟人,轻声劝道:“这可使不得,官府抓了去,要杀头的!”那人说:“读书人功名就是性命,我们没了功名,情同身死,还怕掉脑袋?你好歹中了,不来凑热闹便是!”

首页 | 联系我们
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东二环一段508号 410014 邮编: 410014 电话: 投稿:0731-85983070 文学文化图书销售:0731-85983032 音乐图书销售:0731-85983013 E-mail: bookvi@163.com

ICP备案号:湘ICP备05001813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湘)字 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