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07月
2019
你能降生到这个世界,真是太好了!”——“鬼才”宫九与爱女的成长故事《我也还是个孩子呢!》
发布时间:2019-07-08 发布者:文艺君

“我讨厌小孩子。

可我马上要当爸爸了。

老实说,我害怕极了。



这样简单温馨的笔调下给人一种清新自然的感觉,用诙谐可爱的语言呈现出孩子和爸爸的亲子关系,使人深深感受到作者那一颗蕴藏在内心深处的纯真童心。


 

 

1

 

 

走近作者——“鬼才”宫九

 

虽然他被称为编剧,不,慢着,只说他是“编剧”未免太委屈他了,事实上他还是电影导演、演员、乐队吉他手,会作词、作曲,是会经常参与电视节目的构成作家。


当然,他还是一个爸爸,又因为这本书,成为了一名畅销书作家(但愿吧)

 

这么优秀的人,被冠以“鬼才”的美誉绝不为过。

说到“鬼才”,我想常看日剧的你也大概猜出了他是谁。

 

没错!

 

他就是宫藤官九郎——那个被称为“宫九”的厉害家伙!


每个日剧粉的青春里,都有宫九的身影!

你可能因为过于年轻,所以没有看过他操刀的那些“神作”,但神作们的名字,你绝对值得拥有(至少剧荒的时候能拿来下饭)。

 

《池袋西口公园》2000年),第25届日剧学院奖最佳剧本奖,豆瓣评分8.721375人评分)

《木更津猫眼》2002年),第32届日剧学院奖最佳剧本奖,学术选奖文部科学大臣新人奖,豆瓣评分9.07709人评分)

《虎与龙》2005年),第45届日剧学院奖最佳剧本奖,第43届银河奖最佳作品,豆瓣评分9.312997人评分)

《流星之绊》2008年),第59届日剧学院奖最佳剧本奖,豆瓣评分8.346485人评分)

《自恋刑警》2010年),第66届日剧学院奖最佳剧本奖,第29届向田邦子奖,豆瓣评分8.023519人评分)

《海女》2013年),第78届日剧学院奖最佳剧本奖,东京国际戏剧节最佳剧本奖,豆瓣评分9.323126人评分)

《对不起青春》2014年),第83届日剧学院奖最佳剧本奖,豆瓣评分9.060960人评分)

《宽松世代又如何》2017年),第89届日剧学院奖最佳剧本奖,第67届学术选奖文部科学大臣奖,豆瓣评分8.730339人评分) 

他的作品不但都是经典中的经典,而且剧中那又丧又暖的台词和调性,还影响了无数人对青春和人生的态度。

 

但这回,他的作品大概与青春无关,因为他(要/已经)当爸爸了。






 

 

2

 

 

爸爸和女儿的共同成长之旅——《我也还是个孩子呢!》

就在这位名编剧结婚十周年之际,他的妻子怀孕了,十分讨厌小孩的他开始恐慌,甚至“恐慌到去《周刊文春》自荐,想开始写育儿日记的连载”,没想到著名的《周(ba)刊(gua)文(za)春(zhi)》竟欣然接受了他的这个奇怪的提议。于是,孩子尚未出生,他就开始写起了连载,不但一写就是三年,而且还深受大家的喜爱。

 

这本由连载集结而成的书共分为4个部分:腹中;0-1岁;1-2岁;2-3岁。从给未出世的孩子取名,到第一眼见到女儿,再到给她换尿布、教她说话、与她交谈,这个原本讨厌孩子的奶爸,也一点点地变成了爱女的“部下”。(以上是来自官方的内容简介)

要么怎么说宫九不愧为是宫九呢,这家伙不但敢在妈妈们的绝对领域——“育儿”上抢饭碗,而且吐起槽来,对一个孩子(而且是自己的孩子)也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




 


3

 

 

轻松自然的文风展现成长的酸甜苦辣

 

>> 密集吐槽:即便是面对尚在婴儿期的亲生女儿,也完全不留一点情面

 

1970年,我出生在一个偏远地方,周围自然没有电脑和西科姆,每天玩耍的地方就是附近的小河和田地。

记得那时只有三四岁,一天,我把沙子撒到狗屎上玩,觉得闪闪发光的沙子特别好看。就在我感觉那样的狗屎好像撒了白糖的点心,觉得“好想吃”的瞬间,幼儿园老师一巴掌拍了我的手。

还好我没真的吃下去,同时又想,在这个到处都看不到狗屎的现代东京,该如何教官八不要吃屎呢?现在的官八虽然会操作鼠标,却还是个会吃屎的孩子。

这孩子马上就要1岁了,还是个不能控制屎尿的杂食动物,让人片刻不得安宁。

  

小孩子的脸真的会变耶,早上跟晚上截然不同。早上像我,晚上像夫人。不过最像的还是另一个人。我一直觉得官八跟一个人长得很像,但始终想不出是谁,心里焦躁了很久。有人说她“像《阿尔卑斯的少女》里的海蒂”,不过即使用我这双自带滤镜的眼睛来看,官八也没那么可爱。那到底像谁?我尝试给她戴上墨镜,让她坐到玩具钢琴前面,答案一下就冒出来了。

埃尔顿·约翰啊!

为什么是个外国大叔!这大概就是基因引发的奇迹吧。

 

>> 脑洞大开:即使是最平凡的小事,也能挖掘出巨大的脑洞

 

我突然想到,我还没亲过官八!

是真的。虽然用脸蛋蹭过,也用鼻子蹭过,但从未动用过嘴唇。为什么呢?莫非我心中某个角落对官八有异性认知?喂喂,她才1岁半啊。必须亲一下才行。等她长大了,可就想亲都亲不到了呀!要亲只能趁现在!这种时候顾不上亲妈妈了,我要亲宝宝!

而计划始终未能实行。虽然机会无穷无尽,可一旦有了那个意识,我就下不了嘴。哪怕融入了一丝丝色情要素,那就不是亲子之吻了。

我趁夫人收拾厨房时把官八按到床上撅起了嘴。我的心灵够纯净吧?内心没有变成雄性吧?在我扪心自问时,官八已经跑掉了。或许是从我身上感到了杀气。别跑!我双手按住官八头,把脸凑了过去。要是对方换成成年女性,这就是彻头彻尾的性犯罪了。然后,我在心中反复咏唱着“蛋蛋鸡蛋蛋鸡”,往官八脸蛋上亲了一口!太棒了!我做到了!第一次亲子之吻……是味噌汤味的。而且官八为了回礼,还在我鼻子上舔了两口。

>> 父爱满满:爸爸晒起娃来,比谁都狠

 

去年酒席上恰好有3个刚当上爸爸的男人,其中一人就掏出照片说:“我家孩子现在长这样。”

好可爱!老实说,我感觉我输了。一直认为官八全世界最可爱的我,当时就完全失去了理智。

“等、等一下!我这还有更可爱的。”新爸爸二号也发出了参战宣言:“我家是个男孩子。”

可爱!真是男孩子吗?!这么可爱的娃娃竟然长了小鸡鸡吗?!

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骑虎难下了。几个人借着酒劲开始了照片大战,我感觉再这样下去赢不了,就要求夫人赶紧发送最新照片。

“这张是很可爱,不过她这儿原来长痣了吗?”我仔细一看,果然发现官八嘴角有个小黑点,于是发信给夫人询问:“这是痣?”

“鼻屎。”

——惨败!

 

 

>> 温暖甜蜜:被女儿“攻略”的日常,心脏分分钟要被融化......

 

散步回来想顺路去买点东西,可每次经过超市,官八都会拉着我的手说:“冰冰!”最后甚至抱着人家的冷柜不放手。实在没办法只好买给她,可问题发生在那之后。

回家路上,官八捧着冰淇淋片刻不愿撒手。我对她说:“你这样会化掉,放到袋子里。”她也负隅顽抗:“不要!”“那就不管你了!”我大声说完快步向前走去,只见官八撅着嘴就地蹲了下来。我返回去看她在干什么,听见她小声咕哝。

“粑粑讨厌我,粑粑讨厌我,粑粑讨厌我。”

……别这样呀。

 

 

这一天终于来了。

427日,官八终于3岁了。

正好电影那边放假,我们一家三口&夫人的朋友就给官八过了生日。夫人做散寿司&炸鸡块,我则到百货商场去取来预订好的蛋糕,一切准备就绪,派对开始啦!然而父母虽然很积极,官八的反应却有点平淡。夫人把生日礼物(E.T.对讲机)给她,她也只是冷冷地说句“谢谢”,然后吃起了炸鸡块。

仔细一打听,原来昨天夫人娘家给官八开了提前庆祝会,前天托儿所又开了提前提前庆祝会,所以今天已经是派对第三天了。难怪官八如此娴熟。还没等我问“几岁?”,她就已经准备好了3根手指,不过还是不怎么会吹蜡烛。这孩子非要从正上方吹,每次都把口水滴在蛋糕上,可脏了。不过我们最后还是吃掉了。

最后我要对官八说:

 

“你能降生到这个世界上,真是太好了。”

 

名编剧真不是浪得虚名,明明满是日常的酸甜苦辣,可在他的笔下,似乎所有的忧愁都能被化解,变为一个个笑点,时而又变成温柔的催泪弹,这种另类的育儿随笔,不但不会让人有半点厌烦,反而让人忍俊不禁,对这个【可爱的女儿+无奈的爸爸】组合心生好感,甚至还会产生一种错觉——哎哟嚯,我仿佛是亲眼看着这个小姑凉长大的!

 


 


 


关于出版社
ICP备案号:湘ICP备05001813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湘)字 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