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08月
2020
寄居地球的人儿, 来这里找找同伴吧
发布时间:2020-08-06 发布者:文艺君


《外星人之恋》出版仅三周,今天迎来了 “跻身#豆瓣新书速递#榜单一周纪念日”。为此,我们特别挑选出这部中短篇小说集中的一些有意思的片段,以飨读者。



外星人之恋

01

《鱼游、鸟翔》节选



每天早上他睁开眼,喝一瓶水,顺着小山坡跑到公园,那里有一段台阶,有人在台阶上涂了一句话:“你唯一唯一真正能控制控制的,就是你是否放弃或放弃,还是继续不断坚持坚持。”

他喜欢端详这段台阶(这话没错,是句实话)。他不再往山坡上跑,而是在山坡下绕着跑,路程有一公里。他跑在土质松软的地方,半路上有一片灌木丛,穿过灌木丛的两条小道在下雨天都会形成一个大水坑,走哪条路都躲不过去。

跑马拉松的最喜欢的数字是八,他常跑八圈,七圈也还行,这是个有魔力的数字,要是他只跑了五圈,则意味着他病了。

有一次他病得只剩下一半自我——只跑了四圈。他甚至想,剩下的路最好不要跑了,还是走回去吧。但走着不光没见好,相反,他觉得自己要死了,死在这光秃秃的树冠下,于是他又跑了起来,跑着跑着就觉得不那么晕了(只是感染了病毒)。

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02

《外星人之恋》节选

她度过了最美好的一天,最美好的之一。

早晨下车后,她一直等到艾娃和蒂姆消失在视线中,然后离开了大路,步行前往农家大院。即使没有搭上车,她到傍晚也能走完十七公里。更何况有人捎带了她一程,是当地村里的农妇,她家还可以借宿。农妇有两个孩子,桑迪和他们待了一天,他们带她逛遍了这片地方,看了所有的鹅、马和鹦鹉(!)、蚁丘、废弃的宅子、大树以及被闪电劈过的树木。


03


《埃拉·兰布在穆林嘎》节选



周日我只赶上了十点那班车。胃不太舒服,一方面是昨天婚礼上甜点吃得太多,另一方面是怕妈妈会说我。可笑,怎么我二十四岁时怕我妈的程度会超过我四岁的时候?

“这很正常。”伊薇特说。

“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问。

“等他们咽气的时候。”伊薇特答。




04


《迷失在森林中》节选



在夏日的旺季,他从日出干到日落。

日出时去上班,日落后才回家。好在车程正好与日出、日落的时间一样长。年轻人与太阳一同上路,同时到达。可惜太阳总在他背后,因为他早晨往西开,晚上往东开。当然能够目睹一切:日出日落,但他只能在一面反光镜中看到太阳本身。他开车时,眼睛盯着反光镜:这侧,中间,另一侧。

每天都会有几秒钟和几米的差异,但有几个地方总能看到太阳。拐过弯后,左边,在山丘上的小树林旁。在有的地方,太阳会同时出现在两个反光镜中,那一秒他被晃得什么也看不见。有时(很经常)他会在此后闭上眼。一、二,想象着太阳同时出现在三块反光镜上。这毫无意义,他只是爱想象。

这不无危险,因为早晚马路上车都很多,尽管如此,他欲罢不能,相信在这两秒钟内不会出现车祸。



05

《葡萄牙客栈》节选



我的儿子,不然你还想做什么呢?(亚瑟王在大圆桌旁问,其他骑士均同情地保持沉默。)

我想(不做骑士,而是)当花花公子。

我想整天做我现在晚上做的事。我知道这是一种轻浮的愿望,它无法带给人荣誉,没有一个靠谱的人会支持我这么做,虽然他们也很爱我。

他甚至不敢设想去进行一次环球旅行,这个念头也来得太晚。他一直努力扮演一个好儿子,既聪明又勤奋,所以在想好还能做什么之前,他就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开了事务所后马上去环球旅行,这自然行不通,不是这个顺序。

有一天他突然明白了,父母去世后他才会自由。父亲不久后就死于心梗,当时父母正在海边的度假屋。他还能想起当时是怎样陪伴母亲返回的,他们驶往日落的城市方向,当时他是幸福的。

他在这里生活在一位女人身边,他爱她,她爱他,她现在成了寡妇。以前不可能的事,现在都更有可能了。





06

《肩搭抹布的自画像》

节选



骑车的头一天是我在这里第一次感到欣喜。

此前我最后一次感到欣喜是费利克斯管我叫他的新娘。

再此前则是我第一天来到柏林。

再此前是我八年级毕业,再此前是一个夏天的夜晚,那时我大概七岁。我与父母走在我们那个城市的路上,那时大多数人已进入梦乡,街灯在我们面前的一堵墙上突然照出一座花园的阴影。一座秘密花园的阴影,若非路灯,我们走在街上是看不到那座花园的,我们走着走着也融入了花园的阴影中,只是我们的影子显得非常巨大。我的高度就像一棵苹果树,我站住脚,呢喃自语:“噢,能永远这样吗?”

“五个欣喜的瞬间?”费利克斯边问边耸起一侧的嘴角。

“迄今为止!”我愣头愣脑地说。(你呢?你能讲出几个?不问。首先你不想听答案,因为你知道答案;其次这总会引起口角。这个男人不会笑,但却可以狞笑得比现在更狰狞,这他在行。)



07


《往事并非如烟》节选



上午阅读和写作,下午出去走走。

如果我有什么强项,那就是建立常规。

常规要有许多小小的修正,以便它们能把日常的单调维持在最小限度……写作、散步、睡觉,这是一种不错的生活。

没有所谓上课的负担,也没有所有其他作为一个人所应尽的义务,除了维持自己的生命,如此看来,我目前的生存状况几乎如实验室般理想。有时我一连数日都想不起来自己还曾有过别样的生活。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你我都被各自流放。

逃离的最佳方式是将自己没入单调日常的循环之中,对欲望视而不见。

史上首位集齐毕希纳文学奖、德国图书奖、巴赫曼文学奖、不莱梅文学奖等重磅大奖的女性作家:特雷西娅·莫拉





关于出版社
ICP备案号:湘ICP备05001813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湘)字 021号